文化动态

  

融合与创新,驱动大国崛起之翼

发布日期:2014-04-09

       十分荣幸拜读了《大国之翼》。该书以非常平实的语言讲述了在国际航空业变局波诡云谲,国内体制机制改革攻坚克难的背景下,中航工业通过战略转型与资本化运作,实现了神秘而封闭的大型国有军工企业凤凰涅槃,在市场化浴火中新生。借此机会,我想谈谈读后的一点浅显感想。

    清晰的战略目标 引领正确的发展方向

      “军工企业改革必须走市场化发展道路。对中航工业来说,这条路径就是‘市场化改革、专业化整合、资本化运作、国际化开拓、产业化发展’”。一开篇,本书就一针见血指明了中航工业的战略目标与发展方向,清晰地回答了中航工业走什么样的路,用什么样的方法,实现什么样的目标。

      随着经济全球化、市场国际化的步伐不断加快,世界范围内大规模经济结构调整正在兴起,经济资源跨国流动的势头更加强劲,国际竞技场的力量格局和游戏规则,都发生显著而深刻的变化。这样的发展战略,正是基于缜密分析当前国际国内大格局的背景下提出来的。可以想象,如果没有如此清晰的战略,中航工业就如一架迷航战机,在空中四处飘摇,难以驾驭外部世界的风风雨雨和潮起潮落。

      航空工业的发展离不开国家“建设新航空、大航空、强航空”战略的引领,航空人的发展离不开航空工业“市场化发展”战略的引领。

      所以,学习、理解集团公司战略目标与发展方向,是我们作为航空人的首要任务。一方面树立共同的目标感,增加在集体中的凝聚力和向心力;一方面明确集团公司、自己所在平台未来各个阶段的工作重点和资源需求,理清当前各自任务;还有一方面以战略目标指导个人行动,实现平台发展与个人成功的双赢模式。

      产业与资本融合是市场化发展的现实路径

      “以资本化运作进行专业化整合的方式使航空工业实现资源统一、战略统一和文化统一”。一句话深刻勾勒出大型国有军工企业产业化、市场化与国际化的实现路径,通过专业化整合和资本化运作演绎了中航工业“春天的故事”。

      对于产业化、市场化发展之路,中央企业均有不同的探索与尝试。一些央企清理整顿低效无效投资,压缩管理层级,提升集团管控能力,如中石化、中国电子;一些央企推进并购重组后整合,加强协同效应,如中国五矿、中国建材;还有一些央企推进主业资产整体上市,提升市场价值,如中海油、中国船舶等。

      中航工业则选择了以资本化运作推动专业化整合的道路,提高企业内部业务集中度,消除内部竞争,实现产业与资本双轮驱动。自2008年来,中航工业整合了飞机、发动机、直升机、航电、机电、金融等板块,完成13项资产重组项目,注入资产净值累计367亿元,合计募资超过256亿元,资产证券化率达53.6%,形成了28家上市公司,位列十大军工集团之首。故此,有媒体这样评价:“资产重组看央企,央企重组看军工,军工重组看中航”。

      结合到自身岗位,我们要深刻认识到专业化整合的战略意义,即坚持抱团发展,彻底消除内耗,实现资本、管理、技术、商业模式、集成网络的转型升级,赢得国际竞争话语权。实现专业化整合,首先实现产业链的高度聚合、思想的高度统一,管理的高度融合,而不能仅仅停留在实体公司形式上的合并。其次要全面掌握以资本化运作这一时代利器,借助上市公司平台开展内、外部资源并购重组,控股参股等方式实现资源的合理有效配置,形成统一的利润中心和有机的整体,保证企业高效可持续发展。具体操作方式为:以IPO或借壳方式建立资本化运作平台;开展控股股东及关联方专业化资产整合,实现板块整体上市;开展产业投融资与跨国并购,融入世界航空产业链。 

      唯有体制机制创新  才可获得持续的竞争力

      “不适应新形势新任务的大锅饭体制,必须坚决打破;同国际接轨、有利于集成和激发各方面自主创新活力的新体制、新机制,一定要建立起来”,“航空企业面临新的发展机遇和挑战,要继续深化体制改革,积极参与市场竞争,为振兴我国航空事业再立新功”。书中描绘了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说的一番话,其核心就是只有体制机制创新,才有出路。

      如何进行体制机制创新?中航工业以实践经验告诉我们:推进体制机制创新,就是不断冲破旧体制束缚的过程。通过现代观念、发展目标、军工政策、核心技术、空管体制、产融结合的机制创新与突破,逐步建立了有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,形成整体竞争力。

      创新是社会发展的动力,更是企业实现发展的根本。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:体制、机制创新是经济结构调整优化的原动力。要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,促进科技与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,推动我国产业向全球价值链高端跃升。中航工业正以“再造魂魄、剑指蓝天”的勇气与智慧向世界宣布:通过体制机制创新,将重建世界航空产业新秩序。

      一些企业一边讲述“我们要进行理念创新、战略创新、管理创新、产品创新、技术创新”,“我们要实现全方位创新”,“不创新,我们就死路一条”;一边抱怨利益藩篱禁锢、创新思维缺乏,创新太难,公司持续发展竞争力很难形成。其实,本书已经给出了答案:是否明确创新方向和重点?是否拥有了科学的创新方法?以及是否有足够的胆魄与智慧面对创新带来的阵痛?

  读罢《大国之翼》,一幅幅、一帧帧令人感动的画卷依然浮现在脑海:林左鸣董事长说:“追赶世界航空巨头,20年我们等不及”;母子公司制成就中航工业三级中心角色定位;飞亚达股改“四渡赤水”;中航科工“控股公司-全资子公司-A股上市公司”模式成功登陆H股;中航三鑫国有体制与民营机制创新合作;中航投资产融结合,构建“军工-金控”平台;罗阳用生命托起舰载机起飞……。

      我认为这不仅仅是一本记录中航工业转型、整合与突破的书,更是向世界展示中航工业通过体制机制创新、产业与资本融合,正驱动大国崛起之翼,翱翔蓝天……。合上书,我仰望星空,仿佛看见远处一架架新型战机列队飞来,为变革者巡礼,为大国崛起巡礼。